<code id="64q6a"><nav id="64q6a"></nav></code>
<td id="64q6a"><input id="64q6a"></input></td>
<sup id="64q6a"></sup>
<noscript id="64q6a"></noscript>
  • “蔚小理”加速擴充電池供應商
    發布時間:2022-03-02 14:37:08
    關鍵詞:新能源汽車

    “蔚小理”加速擴充電池供應商


      撰稿丨黃 麗

      編輯丨麥 子

      美編丨CBEA獨耀


      2021年可以說是中國新能源汽車市場真正爆發的一年,國家工信部數據顯示,2021年我國新能源汽車銷售完成352.1萬輛,同比增長160%。同時,中國市場新能源汽車銷售連續7年位居全球第一,從燃油車時代的落后追趕,轉變為新能源汽車時代的先發優勢。


      在此過程中,我國新能源汽車市場逐漸崛起了兩股力量,一股是傳統車企煥然一新的“熟面孔”,另一股則是以蔚來、小鵬、理想、零跑為代表的造車“新面孔”,也就是業界所說的造車新勢力。


      其中,借助政策紅利和資本風口,造車新勢力近幾年的發展駛入快車道,以TOP3企業來看,2021年,小鵬累計交付98,155輛,同比增長263%;蔚來總銷量為91,429輛,同比增長109%;理想累計交付90,491輛,同比上漲177.4%。其中,“蔚小理”單月銷量連續多個月份突破萬輛關口,小鵬更是突破1.5萬輛大關,單月銷量達到1.6萬輛。


      伴隨著銷量的飆升,動力電池供應的風險開始顯現,造車新勢力對于動力電池的渴求更為強烈,同時為了控制成本和保障電池供應穩定,多家茁壯成長的新勢力車企,開始加大在動力電池環節布局,尋找二供、三供。


      現階段,“新能源車產量的主要瓶頸之一在于動力電池的供應量”,已獲得企業共識。


      蔚來汽車創始人李斌在去年3月財報發布的電話會議中就已表示,當年二季度的電池供應是其最大瓶頸。無獨有偶,近期小鵬P5車型460版本,也遇到了因車輛電池供應緊張等原因延遲交付的情況,電池供貨量成為保交付的“天花板”。


      一方面,在需求猛增的新能源汽車市場中,三家造車新勢力共同的電池供應商——寧德時代的產能目前難以同時滿足眾多車企對電池的需求。為了緩解“卡脖子”的電池供應問題,穩定供應促交付,車企不得不選擇其他電池生產企業分攤其市場份額。


      另一方面,隨著動力電池創新技術不斷涌現,例如,受益于鐵鋰電池較三元電池大幅降低了電池成本,越來越多的新勢力車企開始嘗試,通過使用不同電池供應商的解決方案來降本。


      于是乎,“蔚小理”等新勢力車企,對電池供應商二供、三供的選擇被提上日程,原有電池產業鏈格局逐漸發生著變化。


      此前,蔚來的電芯供應商主要是寧德時代。動力電池應用分會數據顯示,2021年,蔚來新能源乘用車產量約為9.49萬輛,帶動動力電池裝機量超6.64GWh,全部由寧德時代提供配套。在寧德時代的裝機量客戶排名中,蔚來僅次于特斯拉,是其第二大客戶。


      其他電池供應商方面,2021年11月,衛藍新能源首先“浮出水面”。蔚來等企業和機構向衛藍新能源提供約5億元的C輪融資。


      此前有報道稱,2021年1月,蔚來推出的半固態電池方案可能就是由衛藍新能源提供。該150度半固態電池包,采用原位固化固液電解質、無機預鋰化硅碳負極,及納米級的超高鎳正極,相較于常規的三元鋰電池,能提升50%的能量密度,達到360Wh/kg,可以支持蔚來轎車ET7最高續航1000公里,并將在2022年第四季度交付。


      據悉蔚來已經向衛藍新能源傾斜大量工程資源,旨在保障該半固態電池按時交付。


      另外,當升科技與衛藍新能源的合作,也似乎佐證了這一信息。今年1月,有投資者向當升科技提問,“有媒體傳當升科技固態電池材料已經向衛藍小批量出貨了,將用于蔚來固態電池上?!碑斏萍急硎?,確實已與衛藍新能源在固態鋰電材料方面開展合作,但具體終端車企客戶合作信息涉及商業秘密,未曾透露。


      在新勢力中銷量領跑的小鵬汽車,電池供應緊張的“矛盾”更加突出。自2021年以來,小鵬汽車因電池供應緊張多次登上熱搜,業界更是傳出多則有關何小鵬與寧德時代就電池供應問題發生的“愛恨糾葛”戲碼。于是乎,在寧德時代之后,小鵬將億緯鋰能、中創新航、欣旺達等納入供應鏈已是既定事實。


      動力電池應用分會數據顯示,2021年,小鵬新能源乘用車產量為9.87萬輛,動力電池裝機量約為6.84GWh,其中,寧德時代配套超4.95GWh,億緯鋰能配套超1.83GWh,中創新航在2021年也已經開始配套。


      另外,有韓媒報道稱,SK Innovation在去年7月與小鵬簽訂了電池供應合約,SKI將為小鵬提供部分高鎳電池。


      目前,小鵬在供應鏈布局上,除寧德時代、億緯鋰能、中創新航外,還在開拓其他企業。近期有媒體稱,欣旺達將成為小鵬G9車型某版本的一供。不過,雙方對此都未予置評。


      理想汽車的電池供應商目前仍然是寧德時代一家。從去年理想新能源乘用車產量對應的實際裝機電池表現來看,全部為寧德時代供貨。


      另外,雖然理想汽車早在2020年已將比亞迪全資子公司西安眾迪加入到供應商之列,但目前看,其比亞迪電池版本車型還未上市,后續是否量產有待觀察。


      值得注意的是,在看到其它車企經歷“電池荒”后,作為快速發展的造車新勢力,正不約而同地向其它電池供應商伸出橄欖枝。


      2月24日,當欣旺達宣布完成24.3億元增資,其19個股東名單中出現了“蔚小理”或其關聯企業的身影時,也再一次坐實了“蔚小理”為穩定供應,保障產能,降低成本,在供應鏈上均有實質性動作。


      縱觀造車新勢力,哪吒的電池配套供應商有寧德時代、華鼎國聯、捷威動力、蜂巢能源等;零跑汽車的動力電池供應商包括寧德時代、國軒高科、力神電池、蜂巢能源等;還有其他幾家新勢力車企也攜手多家電池供應商。


      對于電池供應商,獲得新勢力車企的配套定點,體現了市場對自身產品的認可。而新勢力頭部車企有銷量保障和品牌背書,也將帶動電池供應商電池裝機量的增長,以及市場影響力的擴大。


      2022年剛開局2個月,占比高達40%整車成本,影響整車主要性能的動力電池,無疑仍將是車企破局不容忽視的核心地帶。電池供應的穩定與否,如何多元化布局電池供應鏈,如何發揮不同電池解決方案與整車的高效匹配,都有待電池供應商和新能源車企更加密切的合作。而這輪造車新勢力對電池供應商的擴列,無疑也將給更多具備技術、產能、管理、供應鏈和資金實力的電池企業很大機會。拿下頭部車企訂單,則大概率有機會向全球頭部電池企業邁進。


      需要指出的是,在爭奪車企訂單時,電池企業應進行公平競爭,切忌惡意以低價搶訂單等方式惡性競爭,擾亂產業健康發展秩序,否則,最終受傷的不僅是電池企業自身,可能還有車企,甚至消費者。

    稿件來源: 電池中國網
    相關閱讀:
    發布
    驗證碼: